call

股东离职,其股权可否由公司进行回购?

在非上市公司的股权激励计划中,员工或合伙人通过股权激励计划持有公司股权。当持有股权的员工/合伙人离职时,其持有的公司股权通常是不允许被带走的。员工离职时,其持有的股权,有的公司的股权激励计划规定由大股东/其他股东回购,有的公司的股权激励计划规定由公司进行回购。如果由大股东/其他股东回购,没有任何问题,属正常现象,故本文不做讨论。而如果由公司进行股权回购则可能会遇到公司不能持有本公司股权的理论和制度上的障碍。(关于为何不允许员工在离职后仍然持有公司股权,以及员工离职时其股权由公司回购和由大股东回购的区别,我们另有专文讨论,故本文不再赘述。)

 

《公司法》第142条规定,公司不得收购本公司股份。除非是为了减资、与持有本公司股份的其他公司合并、将股份奖励给员工及收购异议股东的股份等目的。这是对股份公司收购本公司股份的限制。公司法关于有限责任公司是否可以收购本公司股权并无明文规定,只有《公司法》第74条规定了在几种特殊的情形下对股东会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要求公司收购其股权。

 

因此在理论上关于有限责任公司在《公司法》第74条的规定之外是否可以收购本公司股权就有不同的观点。

反对有限责任公司收购本公司股权的理由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公司与股东在法律上都是独立的民事主体,理论上公司不能成为自己的股东并持有自己的股权。因为公司是股东出资设立的,股东与公司依据《公司法》互相承担义务和享有权利,而一旦公司持有自己股权,成为自己的股东,就会使股东权利义务的行使主体与承受主体合二为一,公司就同时具有了双重身份,这在逻辑上是讲不通的。公司既作为义务主体对自己承担公司义务,又作为权利主体对自己享有股东权利,会造成公司与股东的权利义务在逻辑上的混乱。

2、基于对债权人保护的考虑,亦即公司法上资本维持和资本不变原则的考虑。公司的原始资产来源于股东出资,因此如果公司用自己的资产向股东购买自己的股权,那么实质上就会导致公司的资产不当减少,相当于公司将这部分的股权价值返还给了股东,形同于股东抽回出资。公司形式上虽未减资,但实质上已经减资了。而公司减资有专门的减资程序,要对外公示,通知到债权人。债权人有权要求公司清偿债务或提供担保,以此保护债权人的利益不因减资而受损。

 

支持有限责任公司收购本公司股权的理由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公司法》并未规定有限责任公司不能收购自己的股权,因此根据“法无明文禁止即允许”的法理,有限责任公司收购自己的股权在原则上应当是允许的。

2、在实践中,除公司法第74条规定的情形之外,公司常常有收购自己股权的需要。例如股东离职时,由其他股东收购其股权如果不合适,则由公司收购可能更好。

3、公司收购自己股权并不必然损害债权人利益。公司如果无偿取得自己的股权,并不会导致公司资产的减少,继而也就不会损及公司债权人等利益相关者的利益。

4、任何人都明白,公司在运行中所拥有的实际财产与其注册资本的数额差别很大。注册资本并不能准确说明公司的资产状况。所以,不能以公司收购自己的股权会导致注册资本的不当减少为由,认为这样必然不利于债权人的保护。不能以公司的注册资本作为担保来对债权人进行保护。

5、如果公司用于收购自己股权的资金来源于公司的税后利润或资本公积,而此时如果公司的净资产远远超过其注册资本,则公司收购自己的股权就不会损害债权人通过以注册资本判断公司偿债能力而对公司产生的信赖。

 

以上是关于公司可否收购本公司股权问题在法学理论上的探讨。对于这一问题,法律并无明确的规定。因此,在司法实践中,法院对这一问题的态度,就值得我们予以高度关注,并可在很大程度上作为我们处理这一问题的指导。

 

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几则案例表明了其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最高人民法院在再审申请人杨玉泉、丛良日、江培君、丛龙海因与再审被申请人山东鸿源水产有限公司请求公司收购股份纠纷一案(2015)民申字第2819民事裁定书中认为,有限责任公司可以与股东约定《公司法》第七十四条规定之外的其他回购情形。《公司法》第七十四条并未禁止有限责任公司与股东达成股权回购的约定。最高法院在该案中承认了公司与持有公司股权的员工达成的关于公司与员工解除劳动关系后,其股权由公司回购的协议的法律效力。

 

最高人民法院的以下几个案例,皆涉及到公司收购本公司股权的问题,也可供我们参考。由于篇幅所限,本文不做详细介绍。

中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青岛中金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联营合同纠纷案(案号:最高人民法院 (2016)最高法民终584号)

上海阳亨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与江苏省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李晗股权转让纠纷案(案号:最高人民法院 (2016)最高法民申474号)

北京中金国联富盈投资发展中心与甘肃三洲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金丰科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股权转让纠纷案(案号:最高人民法院 (2016)最高法民终205号)

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与太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请求公司收购股份纠纷案(案号:最高人民法院 (2016)最高法民终34号)

中静汽车投资有限公司与上海铭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案(案号:最高人民法院 (2015)民二终字第204号)

袁朝晖与长江置业(湖南)发展有限公司请求公司收购股份纠纷案(案号:最高人民法院 (2014)民申字第2154号)

联大集团有限公司与安徽省高速公路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案号:最高人民法院 (2013)民二终字第33号)


qrcode

预约服务

免费预约设计初步方案

公司名称

公司规模(人数)

联系人

联系方式(手机号码或微信号)